当前位置:上海近代文献馆>百年市政>市政典故
列间距
列间距列间距
“红色摇篮”——大同幼稚园旧址
 发布时间:2010-03-04 

摘自:红色印痕——上海遗址百处

1930年岸龙、岸青、岸英三兄弟在上海大同幼稚园(左起)

大同幼稚园

    在上海热闹非凡的淮海路旁边,一条幽静典雅的小路——南昌路掩映在浓密的树荫中。这条小路的48号是一幢两层小洋楼,青砖红瓦,与绿树相映,更烘托出环境的幽雅,有谁会想到,70多年前,这里曾是白色恐怖下的“红色摇篮”。

    大革命失败后,上海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中,为中国美好未来奋斗的革命者或躺在血泊中,或继续在无边的黑暗中为光明奔走,而他们年幼的子女却无人照顾。为了保护和抚育烈士的遗孤以及部分党的领导人的子女。1930年3月,在周恩来的直接关心下,党组织以革命互济会的名义在戈登路武定路口的一幢石库门房子(今江宁路44号,现已拆除)中创办了一所幼稚园——大同幼稚园,取名大同,寓世界大同之意,党希望这些孩子能享受到家的温暖。

    可是,这处房子并不是很安全,因为它的对门不远处就是英国巡捕房,而且空间很狭小,孩子们没有足够的活动场所。1931年春,大同幼稚园迁移到陶尔斐斯路341号即今天南昌路48号的这幢小洋楼中,这里不但地方宽敞,房间坐北朝南,阳光充沛,利于孩子们的健康,而且周围环境幽雅安静,比较安全。不远处即是法国公园(今复兴公园),那里花红柳绿,燕语莺声。阳光明媚的时候,孩子们还可以到公园里自由自在地游玩、嬉戏。

    大同幼稚园的负责人董健吾是在革命处于危难时刻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其公开身份是圣彼得堡的主持牧师。接到任务后,他想方设法筹集资金,置办家具、衣物,把大同幼稚园营造成一个温馨的家。园内的保育人员大多是地下党及其家属。蔡和森的女儿蔡转、恽代英的儿子恽希仲、澎湃的儿子彭阿森、李立三的两个女儿李力和李竞等一些烈士遗孤或党的领导人的子女先后被接到这里。毛泽东的3个儿子——岸英、岸青、岸龙,也曾在这里生活过。

    一天,董健吾收到一封恐吓信,警告他不得收留来历不明的孩子,否则要以支持“共党”论处。随后,租界当局又派人到幼稚园查问基金来源、职员履历、孩子的父母情况等。1931年4月,负责中央特科工作的顾顺章被捕后叛变,上海的形式日益严峻。1932年3月,一名保育员外出办事后突然失踪。为安全起见,党组织解散了大同幼稚园,将孩子们安全转移。但是,这座小楼却因那段特殊的经历而被历史赋予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相关链接
假日里逛逛上海老弄堂2010-01-28[24]
国民党中央上海执行部旧址2010-01-21[4]
陈独秀寓所暨《新青年》编辑部旧址2010-01-20[15]
江宁路口-美琪大戏院2009-06-30[5]
江宁路口-新仙林舞厅,大都会舞厅2009-05-28[7]
南昌路烟云2009-04-26[5]